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www.ulidv.icu
當前位置:刀塔自走棋怎么切换视角 > 科幻小說 > 《末世小館》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班門弄斧(下)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刀塔自走棋新手从零开始:《末世小館》 作者:作品集

第七百九十一章 班門弄斧(下)更新時間:2018-05-29


    要說術士現在的狀態——emmmm,不太好表達,因為剛才這貨趁熱對著金錢肉來了一發。



    準確的說是從滾滾大人熊掌里搶下來的。



    眼瞅著滾滾就要把金錢肉整根塞進嘴里大嚼,林愁可真的是嚇了一跳,當場就喊出了聲。



    還好術士眼疾手快一個幻影移形給奪了下來,順便自己趁機啃了兩口。



    mmp啊,滾滾可就那么一個血脈能力,它要是把重力場給折算成力量值,哪怕換來八百萬點那也不成啊,明光這些指望著滾滾當防空系統的家伙當場就得哭瞎眼睛。



    啥?術士偷吃了?哦!



    天知道術士大爺被封印了哪個或者哪幾個技能換了啥屬性,林愁看都沒來得及看一眼術士就“boom”的一下沒影兒了。



    不過看這貨圓滾滾的腦袋瓜子上突然竄起近十米高的銀焰美人大跳鋼管舞的樣子,應該是屬性爆表了吧?



    林愁順手捏了捏幻影移形后產生的剝離狀灰霧,沒啥觸感。



    說,



    “不愧是照著青雨姐模子捏出來的啊...比綠油油的邪能之火好看太多了...”



    盆栽以哭腔嘟噥,



    “連幻肢胸都辣么大!腫么可以...”



    術士大爺很憤怒,非常憤怒。



    低階進化者在高階進化者面前外放氣勢通常被看作挑釁,滾滾大人尚且有領地意識——趁我術士虛弱回血,什么大貓小貓三兩只都敢來你術士大爺的地盤上躥下跳的撒野了?



    接二連三的用那么粗陋低賤招式、用狗屁精神風暴來侮辱本術士?!



    ——所以術士大爺擼起袖子放下帽兜就上了。



    用一點比較專業的形容詞來描述術士現在的狀態:



    肌肉嶙峋,雄姿英發。



    猿背公狗腰,胳膊上能跑馬。



    ——當然,以上是靈體模擬的視覺特效。



    他胳膊上真的有兩匹小馬在噠噠噠的跑來跑去。



    兩只彎曲猙獰的巨角上燃燒著熊熊邪能之火,銀焰美人在火焰間衣袂飄飄,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異域風情,甚至連臉上細微的表情都帶足了韻味,眸子中更有靈光閃現,宛如活物,似乎精神力的增強對銀焰美人產生了某種出乎意料的影響。



    銀焰美人之下的術士就不那么和諧了:



    這是一坨詭異至極的霧態肌肉大漢,從灰突突的條狀胸大肌外面直接就能看到后背的三角肌——那肌肉下面連一條骨骼都欠奉。



    他猩紅的眸子中火光灼人,揮手間直接泯滅掉柳人雋的精神風暴。



    這種無差別大范圍的精神風暴的爆發對術士這樣的精神力大拿來說,就像是有只骯臟的野獸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拉了泡屎一樣顯眼、令他作嘔——還是一連兩次。



    再沒有什么比這種行為更惡劣了,沒有!



    老虎不發貓,你當本大爺病危嘛?



    術士粗礪的嗓門依然是一萬只發情的老鴰秀恩愛到爆的感覺,他說,



    “喂!”



    處于狂暴狀態的柳人雋哪兒還能聽見什么不到二十分貝的淡淡的“喂”,跟電流雜音差不多。



    “轟!”



    術士兩只巨角上的邪能之火直接竄成了煉鋼爐的煙囪。



    一個年老的進化者順手從兜里抓出一把瓜子兒嗑起來,



    “嗯,他已經成功的激怒術士大人了?!?br />


    城墻上的進化者驚了,



    “嚯,這是要劃下道來肛一波的節奏啊?!?br />


    “嘖嘖,我剛剛還在琢磨,那人的精神天賦怕是沒人治得了他...怎么就把術士大人給忘了...話說很久沒見過術士大人和某人單挑了啊?!?br />


    “我去我去,術士大爺怎么來了?這這這...他怎么就敢無視術士大爺?!”



    “這貨死定了?!?br />


    嗯,所謂單挑嘛...大家都懂的...



    明光進化者中腦子里長滿了肌肉疙瘩的大有人在,當然也有像山爺那種腦細胞直接就是板斧形狀的。



    就這么一群人湊一塊兒,不用確認眼神拼起血條來也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什么比武的挑戰的打生打死亂七八糟的簡直不要太多,不光進化者習以為常,就是普通人在大街上看到也不會驚奇,找個小板凳馬扎樂呵呵的看他們弄上一場才是正經。



    上頭可管不了這個,嗯,也懶得管。



    不弄出人命來,你們愛折騰折騰去吧,不切磋哪兒來的進步不是。



    嗑瓜子兒的老人道,



    “什么很久,就去年還有八個家伙挑戰術士大人來著!”



    “誒?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瓜子老人不屑道,



    “嘁,那是你孤陋寡聞?!?br />


    “呃...都被打服了?”



    老人嘿嘿一笑,



    “都被打死了!”



    “...”



    身旁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老人補充道,



    “哦,我記錯了,是被打死了七個——最后一個在趕去場地路上吃肉夾饃的時候噎死了?!?br />


    馬勒個大西瓜,難怪沒有一絲兒風聲傳出來!



    “發生委不管??”



    瓜子老人吧嗒著嘴盡情感受瓜子的咸淡兒,



    “管啊,怎么不管,術士大爺未繳稅款和??鈧兩衩姓齷厥械諞?,包括那些大家族在內的第一——共計十八億九千八百六十七萬三千四百五十四流通點?!?br />


    “...”



    老子錯了,連呼吸都是老子的錯!



    其實明光人大多對不入城的“黑戶”啊、荒野上的游民啊、各種部族部落啊之類的不報什么惡意(雖然起沖突的時候刀子斧子照樣砍),但基本上來說是沒有什么偏見的。



    明光對外來黑戶的接納性很強,辦個明光戶口什么的一套流程下來基本上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甚至于明光剛剛建立人口比較少的時候還采取過某些上不得臺面的手段。



    你能想象么:



    一幫子明光進化者蹲一小黑屋里頭擼胳膊網袖子一臉狂熱的喊著“努力、奮斗、人口、未來、多生孩子少種樹”之類的口號,然后組團到荒野上搞傳銷...呃不是,拉幫結伙的到荒野上游說那些“黑戶”,道理講不通的情況下立刻頂著一身腱子肉和本源鎧甲把對方打暈扛回來洗腦。



    這就導致明光的構成成分異常復雜,比較著名的、曾在爐山上被人狂毆的那位名字長到令人肝顫的“畢拉索”的家族就是這么到明光來的。



    說了這么多,其實想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個:



    世界這么大,活人這么少,大家相親相愛一家人豈不是更好?



    世界都成了這個鬼樣子了,整個人類族群都隨時可能涼涼,你還要搞這個?!



    如果可能的話,明光很愿意接納任何人住到城里來,舉雙手雙腳歡迎——但最起碼不是以這樣一種方式。



    上桌吃飯可以,但你丫要掀桌子讓大家都沒得吃,這他娘的就有點忒不地道了吧!



    然后另一個意思也跟著喊出來了,



    “術士大人,錘他!”



    “嫩死丫挺的~”



    “肛他??!”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你們精神領域這種專業范疇的俺們管不著,俺們就是負責喊666的咸魚。



    可沒人想一手捂著狂噴的鼻血一邊上去和柳人雋拼命,都不夠丟人的。



    面子的確是個好東西,誰不想要?



    尤其是術士大人這種明光建立兩百多年天字第一號不受待見的大倒霉蛋,什么時候有這么多人為他歡呼喝彩為他加油鼓勁了?



    大多數見著他的時候一半人溜的恨不得當初爹媽給多生六條腿兒然后就能橫著跑了,剩下一半是腳脖子崴折了的、羊癲瘋犯了的、貧血休克的...總之都是沒法兒跑的。



    術士大人那叫一個高興那叫一個興奮啊,好家伙么,就說我術士大人時來運轉陽光普照了,好啊好,自從有了三黃大人...emmmm,以及林愁,籠罩在我術士大人頭頂的那片陰云就徹底被明媚的邪能之火驅散了啊喂!



    術士大人心勁兒到處,拎著胳膊上的跑馬就給大家舞了個虎虎生風的劍刃風暴,順手把快掄沒了形狀的兩匹小馬pia唧甩在地上。



    一拱手,



    “呵呵,承讓,承讓!”



    博得一片喝彩。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柳人雋真想破口大罵一聲“你踏馬誰,蛇皮,神經病??!”之類的,這位隨便就蹦出來的到底是個什么鬼,簡直莫名其妙,跳梁小丑么?



    鑒于這個腦袋頂上站著個火焰大美女一看就不好惹、揮手驅散了自己的精神風暴實際上比看上去更不好惹,柳人雋呵呵冷笑,覺得很有意思,



    “你是誰,報上名來!某柳人雋還不曾遇到過精神力天賦者,也不殺無名之鬼!”



    “術士?!?br />


    柳人雋哦了一聲,



    “你...誒??”



    他的神情驀然僵硬,聲音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鴨一樣變了調。



    術士大人當真威名赫赫,恐怖如斯!



    柳人雋幾乎是綠著臉壓下了腦中澎湃的精神風暴,呵呵干笑道,



    “久...久仰大名,您...你...剛才叫我,是...認識?”



    一片噓聲。



    這人,怕是連臉都不要了。



    不過...眾人一想到瓜子老人講的那個被肉夾饃噎死在路上的家伙,看向柳人雋的眼神就不由得帶上了幾分同(xing)情(zai)成(le)分(huo)。



    術士大人微微一笑,神情憨厚,頭頂的銀焰美女媚眼如絲,



    “精神風暴是吧?嗯?!”



    “喔~”



    術士大人頭頂的銀焰美女忽然發出一聲如泣如訴的嬌呼,但凡聽到的人都下意識的夾緊了兩腿,面色潮紅。



    柳人雋不同,他只覺一股莫大的威嚴直接向他的精神力之海碾壓過來,迅若奔雷。



    精神力量的比拼比之拳拳到肉的搏殺更加兇險百倍,勝負生死也只在一念之間。



    然而源自術士的精神沖擊甚至比他不知為什么拔升了數倍的精神力產生的精神風暴更可怕成千上萬倍,還未臨近,就已經讓他產生了無可抵擋的念頭。



    “呵,原來,真的有人能達到這種程度么?”



    柳人雋徹底放棄了抵抗,也好,就不怕被人拷問出腦子里的東西了。



    “嗡~”



    柳人雋只覺腦中一陣酥麻,快感如潮般洶涌而來,霎時間理智全無。



    而其他人看到的場面卻是這樣的:



    只聽術士頭頂的銀焰美女一聲嬌呼,柳人雋眼中清明瞬間化為迷亂,整個人的面部表情都變得...猥瑣起來,一陣莫名其妙的劇烈顫抖過后,整個人臉上居然布滿了一種可謂是“神圣”的光輝——恰如一位立足于道德制高點之上的圣賢。



    “...”



    “哈?”



    “這...啥情況...”



    是的,沒錯了。



    如果周周老爺子在的話,一定一眼就能認出由他自己這個卑微的學徒滿心懷著敬畏而命名的——“死亡高潮”。



    不致命,不造成傷害,但...



    柳人雋從迷亂中清醒,某種怪異的冰涼濕滑感促使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雙腿。



    “噗~”



    “啊啊啊~”



    “豈有...豈有...噗~”



    好吧,收回上面的言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的確是致命的暴擊傷害。



    “別動手??!”



    就在所有人都在發懵的時候,一道驚天動地的大吼聲將眾人驚醒。



    林愁掛在火光凜凜的方便鏟上,從明光西邊呼嘯著飛來,飛到二道墻大門時,他松開雙手,轟的一聲砸進術士身邊的地磚里。



    從大坑里爬出來,拍拍身上的灰,超柳人雋那邊張望了幾下才吁了口氣,上下打量著術士,



    “你沒事?有沒有感覺有不對的地方?”



    術士:???



    “呼...你倆都吃了本帥的菜,本來我還擔心...算了,現在看來完全沒事啊?!?br />


    林愁一番好心做了無用功,看來有些時候關于狗曰的臥槽系統的某些擔憂完全是多余的啊。



    “走了走了?!?br />


    說著極其帥氣的一揮手,做了個抓爆老天爺蛋蛋的姿勢,



    “鏟來!”



    三十秒過去,毫無動靜。



    “...”



    林愁自顧自尷尬的嘀咕,



    “mad一不留神跑遠了,它可能還得飛一會...”



    “嗖!”



    然后緊巴巴的用方便鏟上的大鐵鏈子把自己拴好,又把鏟子丟了出去,鐵鏈子咔咔作響,隨著方便鏟飛走瞬間扽的筆直,林愁“嗖”的一聲也跟著飛了出去。



    進化者們瞠目結舌,



    “我...去...”



    “亮爆了...”



    “簡直了!”



    有人喊道,



    “嘿,林老板這手馭劍術玩兒的,李時珍的皮啊?!?br />


    結果他還真就聽見了。



    伴隨著鏟子的破空聲,林愁突然傲嬌起來的聲音甩了一地,



    “天不生我林某人,鏟道萬古如長夜!”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刀塔自走棋怎么切换视角
末世小館